廣告鳥人

广告50问

28
2015
09

家的味道 都在碗裡

Family, 

the carrier of bloodline and culture inheritance.

through changes of generations

family is always there

no one can break up even one roof tile.

Chinaware,

the treasure presented to the world by China,

never be eroded by the soil,

never be melted by the the time.

Chinaware is always there,

witnesses the elapse of time tranquilly.

...


25
2015
09

中秋聚一下吧

峽州荊州一水邊,

太岳西北幾重山,

秋風又涼東南岸,

明月請照樵夫還。


聚少離多是常態。

這個中秋,不給自己留下遺憾。放下手中事,和家人聚聚吧。



21
2015
04

雷雨五律

穀雨的雨來得急,穀雨之後萬物生長,然而穀雨也宣告了春天即將離場。從臘月的雨雪到春天的穀雨,短短三個月,似已春秋永隔。


雷雨交加的夜晚,安靜祥和,有種被包裹的安全感。這種感覺就像林西麗在古琴一書中所寫:“感到一種極度的安全感,讓我想起小時候睡覺以後父母在客廳談話的聲音”。


然而,這種感覺終究難再覓了。


故有“雷雨五律”,寫於乙未三月初二穀雨。這是首平起五律,因為要合格律,所以拿捏了許久。曹植的七步詩,終究是古詩,出品得快,也就不合格律也。


商羊舞大風 

穀雨落何疾

冬雪催冬去 

春雨喚春離


雷聲仙羽唳

電閃子規啼

臥念庁堂語 

遙遙不可期



07
2015
04

七律一首-傷城

傷城五律 

寫與乙未二月十八


峽州二月雨 冷霧漫寒江

輾轉長江寒 崎嶇百里傷

瀝瀝荊州雨 淒淒玉泉霜

鐵塔昨年在 樵夫在哪方

25
2015
02

乙未的年

甲午年尾枯坐客廳,遂作詩一首。


甲午除夕廈門


霧散天晴南國暖

買對選花市集歡

昨日耄耋賀滿席

今夜褔聯無人題


突想返鄉尋跡,遂為之。

乙未正月初一,鋪衾以車為房,行千里高速,初二直落葉氏老宅覓陳坊樵夫不得。登鄰近仙洞巖介甫讀書堂於古寺爇香三柱,翌日再登二都石巩唐廟行殘葉山路唯聞流水潺潺。初二於縣城故居廚下竟見華堂三字殘聯,雖日曬雨淋廿六載,然樵夫字跡清晰可辨,時光倒溯,草木依在,遂書仄起五律,是以為紀。


乙未正月初二陳坊五律


陳坊悠悠路 車停涕泗流

家宅淋雨雪 片瓦浣池塘

仙洞香三柱 石穹淚兩行

華堂聯半在 寫字叟何方





15
2015
02

代別離-冬江寒月夜

黛玉擬張若虛春江花月夜,鐘劍擬林黛玉秋窗風雨兮,紀臘月十一二日事。


代別離-冬江寒月夜


鐘劍書於甲午臘月廿七


寒風凜冽寒夜長 龍洞寒漏寒霧傷

尾機轟鳴鎖寒夜 蓬蒿瑟瑟怎堪寒


心憂急急一峡州 天寒切切三更漏

滴滴漏漏何急速 寒寒冽冽兩夜晝


路燈昏黃水自流 喊聲淒寒風無休

誰家犬吠有信傳 何處燈亮有人游


巷陌牆柱把相撫 寒窗斷牆將紙糊

孤身煢煢寒塘立 隻影孑孑冷巷伫


廣場燈火仍長明 江岸舟楫已偃旗

瑟瑟寒夜霜雨凍 草棚涵溝祈天晴


10
2015
02

七律三首絕句兩篇

甲午臘月初十聞訊,十一誤機,故自龍洞堡轉機入峡州,十二午後方至,踏破鐵鞋於峡州地界,至臘月十七方夜返。迄今心緒難平,唯有以詩念之。故鐘劍有以下七律三首及絕句兩篇: 


七律-腊月十九念一首


仙山巍峨有泰武

桃花源裏耕田處

寧學子昂直中取

偏信太白大鵬賦


猇亭橋頭無長亭

小溪塔下是淚路

城南鄉來城南去

長江江長痕跡無


......


05
2015
02

父親的溫哥華遊記

溫哥華遊記


葉廣悉-我的父親 2002年8月16日(那年我父親67歲)


為趕上第一批渡輪我們5:30分便起床,六點鐘驅車往Victoria to Vancouver Ferry渡口上船。一路上,以80公里的時速行駛。雖然是夏日伏天,仍感陣陣涼意。近七點半鐘,我們排列第45位次上船。在茫茫無邊的洋中行駛了一個半小時,到達Victoria島。


為飽覽風光,我走出船艙。呀!與我原來想像中的一望無際的亦不盡然,在茫茫大洋中亦星羅棋布有大小不一的島。蔥鬱的林木,陡峭的岩壁,山中有山。茂密的林木中時隱時現出一幢幢的小洋房。碧海藍天,湖光山色,真叫人流連忘返。渡輪行駛於大海洋之中,時而穿梭於島嶼之間,一個半小時後,到達彼岸。

......

05
2015
02

爸爸写于70年代的四首诗

小时候我睡的床是那种带床榻的老式大床,三面有床栏,最长的床栏上有一副油漆彩绘,画的是长幅泰山山水,层峦叠嶂,山清水秀,云雾缭绕。画上题了一首诗,我记得落款是剑锋,估计这是父亲的笔名了,所以我的名字被唤作叶剑峰就不足为奇了。


后来老家的房子卖了,房间里的床、五斗柜、缝纫机、书桌台、衣柜也随了新主人。每当想起此事,心存遗憾。我真应该把这床运到我的家里来,如此,岁月方能流转。


床栏上题的是什么诗呢?


2015年2月4日,我在收拾父亲的抽屉时,发现一本年纪比我还大的“野外工作紀錄簿”,里面记有父亲在数十年中的点点滴滴,虽断断续续,但依然像看跳格的旧影片一样,让我慢慢走进父亲的内心世界。


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多少都受毛主席诗词的影响,我记得父亲当年还有一本手抄本,抄了不少主席诗词,这次未能觅得。


先来看父亲的第一首诗:


觀泰山畫景有感-寫於1976.10.26


峰巒高聳入雲霄

白雲繞腰化為橋

百丈飛瀑白煙滾

蜿蜒渠流映彩虹

陶令不知何處去

桃花源裡可耕田


07
2015
01

新能源客车五大痛点

BCC与金龙客车再度携手进行品牌全案合作,遇上的头等大事就是新能源客车的推广。


我们首先推出ECO-Chip易驱新能源管理系统,整合5D(Dual Electricityl、Dual Chage、Dual Mode、Dual Safety、Dual Control)价值体系,让新能源管理更睿智、更高效。


更睿智,你懂的。



这还不够,我们进一步发力,从新能源客车应用的种种乱象出发,以新能源客车实际运行中的五大痛点,让客户反思,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新能源客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