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2017
06

尊重游戏规则,打赏是规则里的幌子


苹果的APP Store审核规则,只不过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各种规则之一。没有人喜欢自己腰包里的钱给别人,但如果这是规则,你可以不喜欢它,如果你在这个规则内玩的话,就必须遵守它,除非你有自创规则的能力。


就这么简单,瞎吵吵啥。



05
2017
04

人类是就是一部殖民史

Colony(殖民地)源自拉丁语,是和同样源自拉丁语的Metropolis(大都会、母国)相对应的。所谓殖民,必然涉及到移民,向一个无主之地或别国大规模移民,当然移民之前必须先占领该地。现在人类的版图和国别分配为何如此,就是人类不断殖民的结果。为什么有些民族住到了山上去了,还不是因为山脚下地块被殖民了呗,不然谁想住在苦寒的深山?

05
2017
04

人类是就是一部殖民史

Colony(殖民地)源自拉丁语,是和同样源自拉丁语的Metropolis(大都会、母国)相对应的。所谓殖民,必然涉及到移民,向一个无主之地或别国大规模移民,当然移民之前必须先占领该地。现在人类的版图和国别分配为何如此,就是人类不断殖民的结果。为什么有些民族住到了山上去了,还不是因为山脚下地块被殖民了呗,不然谁想住在苦寒的深山?

01
2016
11

論廣州火車站的倒掉

聽說,廣州火車站要倒掉了,而且市發改委已批,那就真得要倒了。但我卻見過未倒的廣州火車站,高大方正的映掩於同樣高大方正的流花展館、友誼劇院和東方賓館之間,陽烏落在“統一祖國,振興中華”的大字上,就是“流花玉宇”,羊城八景之一。“流花玉宇”的真景我也見過,並不見佳,我以為。


gz2.jpg

然而一切羊城勝跡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確是這廣州火車站。它建了十四年,直至1974年才竣工,當年曾是學生參觀的恢宏建築,樓頂標語也歷經了從“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到“統一祖國,振興中華”的變遷。


於我而言,廣州火車站的意義在於這是本人和廣州的第一次接觸,其中意義大抵與諸多南下的國人一樣。當年那天出了廣州站,天下著小雨,密密棉棉的......

25
2016
10

鄉音故事之一婆婆

前言:萬千回憶皆匿於鄉音,任時光飛逝,鄉音依舊。村上春樹云:“死,非生之对立, 乃生之部分爾永存,死匿於生”,誠如斯言。爾鄉音乃開啟生死遨遊之鑰匙,思緒啟合之間,故事恍如當下事,似在案前發生,似於筆下流淌。古有瀋複浮生六記,今有樵夫鄉音故事,以鄉音為索,述故事,見故人,不知幾記,今為其一。


自幼稚園到蒙學堂,吾皆由婆婆照顧。婆婆年近九十,高約四尺半,身型瘦小......


06
2016
10

時光不裝

何謂裝?以假為真,甄士隱也。為何裝?追名利,或求旦夕和諧也。丙申九月初四,搭飛機自南冥扶搖直上九萬里,鄰峽州上空,望蒼山碧巚,清流瀲灧,朝菌大椿,若隱其間。朝菌也,七日為年,大椿也,一萬六千歲為年,各有天命。唯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客觀滄海桑田,蒼生真偽,盤桓天命,是為時光不裝。

時者,春夏秋冬四時循環也;光者,由明至暗有聚有散也。希臘賢哲赫拉克利特斯云:“萬物皆流動,人無法兩涉同一河流”,時可循環,然光已消散。寶玉惜聚懼散,故有“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之感懷,余亦然,故乙未正月初二,望故宅有“華堂聯半在,寫字叟何方”之嘆傷。甲午至丙申,時循兩載,然此九月初四已非彼九月初四,世無真樂,唯光散時循耳。


10
2016
09

詩之聲韻

學詩之第一步當重聲韻,之中尤以練習四聲為最要。四聲者何?平上去入是也。

茲錄昔人辨四聲歌訣如下:

“平聲平道莫低昂,上聲高呼用力強。去聲分明哀遠道,如聲短促急收藏。”


譬之擊鼓,以木槌輕擊鼓之中心,其聲為“東”是謂平聲;再擊鼓面之四周則其聲為“董”,是謂上聲;若更在鼓之中心以木槌重擊之,則其聲為“凍”,是謂去聲;若以一手捫鼓面,一手重擊之,則其聲為“篤”,是謂入聲。


13
2016
06

舊書檯

 

吾有一檯,以陳坊柏木製成,兩櫃一檯三段拼成,檯有三屜,面刷烏土漆,然成几之日難考,概歲月久遠矣。余母嘗言:“成於汝未生之時“。然實非如此,余憶其成品之日約於共和卅四年至卅六年間,距今卅三年有餘,較吾年弱。案几刷漆之日,吾姊正值高考或入大學之後,吾姊僅遠觀即生漆瘡。余父諳習中醫,帶三姊妹去縣郊山頂採草藥,煎水熏面方治癒。採藥時,吾隨父奔走於山脊,實為趣事一樁。吾角髻時,常覺父無所不能,採藥熬藥,種菜培菌,採果釀酒,書寫繪畫,駁線接電,乃至以水銀製鏡,凡此種種,指不勝屈。

......

31
2016
05

英语的时态

英语有时态,但没格,这件事应该值得庆幸,如果16种时态再加上阴阳格,痛苦指数立马飙高。小朋友们经常搞不清,不同的时态,动词如何变化,该用系动词还是助动词,助动词该用单数还是复数......

我试试把它讲清楚。


以下是16种时态:

......

30
2016
05

送別的詩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哪堪,冷落清秋節!詩詞中關於送別的經典之作層出不窮,然各有風味。以唐朝五、七言古近體詩為例:

小學語文課本中收錄的“過故人莊”(非嚴格意義的離別詩),出自盛唐山水田園詩人代表,以布衣終老的孟浩然: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拜訪故人,把酒論耕作之事,甚為愜意,然再會可期,在酒桌上就把再聚的日子定了,就九月九吧,到那時咱再飲菊花酒賞菊如何?


比孟浩然小12歲的李白,一日在武漢送孟襄陽去揚州,寫下這首“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有一種送別,不是跟著車哭喊奔跑那麼激烈,而是原地佇立望著故人離去的背影,直至舟船消失在天際線,再也看不見了,心依然在傷離別。以黃鶴樓之巍峨,長江之浩渺,李白兀自站在高臺已有半個時辰了吧。


與孟浩然齊名的另一位盛唐山水田園詩人王維,一日也登臨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