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鳥人

广告50问

07
2013
03

Parim品牌重塑案例新鲜出炉

 14岁的少女苏菲某天放学回家,收到了神秘的一封信——“你是谁?世界从哪里来?”是的,生活中有很多看似简单的问题,但我们却并没有去探寻它的真义。

 

“美是什么?什么样的美才是真正的美?”
 

品牌大理想


派丽蒙眼镜是一家具有20多年历史的眼镜品牌,曾以“知性美”为品牌诉求,但近年来品牌声音变弱,和消费者的情感沟通越来越少......,而竞争对手们却纷纷发力,提升品牌视觉质感,加大广告投入,抢占市场......。


如何改变?


派丽蒙眼镜委托BCC厦门洞察力广告,对品牌进行重定位。
 

人的禀赋、个性和价值观的形成离不开其所处的文化环境,品牌亦然。当我们说起伯恩巴克于1959年为Beetle创作的“Think Small”广告时,只谈论它超简洁的文案和画面并不全面。看看美国60年代的汽车广告,你会发现美女代言、彩色印刷、浮华的文字是主流,人们受够了这些,“Think Small” 给了消费者重新思考的权利。美不是大,美不是俊男美女,美不是夸夸其谈......

根植于文化冲突的品牌才具有长久生命力。

24
2012
12

2012平安夜

平安夜我在加班。

员工买了红苹果、巧克力和糖果,一个没穿圣诞服的圣诞老人送来红苹果、巧克力和糖果。

老婆小孩在隔壁的商业广场庆祝圣诞,穿圣诞服的老人一定给了女儿小礼物。

平安夜,我在写东西。倒数时我应该还在和客户在谈脚本,在海的另一端谈一个伟大的广告。

2012年的平安夜,我也有收获。我知道了我的真实年龄。这天我上医院,修理我这超速运转的机器,从病历上看,原来我还是3字头。所以,我缔造伟大的时间又多了一年。

明年会怎样?

一定会更好,一定会有更多伟大的事情发生。

 
15
2012
06

洞察力广告需要“鸟人”

是鸟人,就往东南飞

你是不是这样一只啁啾叫的小鸟? 善于表达Talk,善写文字Write,脑有想法Idea,勤于思考Think,值得信赖Trust,充满热情Enthusiasm,敢于担当Responsibility?如果是的话,我们欢迎你一路啁啾Twitter,迎着太平洋的风,飞向东南。

良禽择木而栖 。BCC洞察力广告(www.itsbcc.com ) 位于东南小岛厦门,在一个有鱼塘、有绿地、有气氛的别墅内,是一家坚持提供品牌创意传播Brand Creative Communication的公司,是一家绝对值得你栖身的所在。

BCC期待以下鸟人:

07
2012
06

派丽蒙AIR7镜架轻狂上市

 

派丽蒙AIR7轻狂传播

 

召唤年轻人内心的“轻狂”

Air7的目标对象聚焦在新一代年轻人身上,他们是这个时代派来的;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和行为方式;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对于主流社会而言,他们是陌生的一代 。他们从蜜罐中成长到六七岁,便被丢到了接连不断的人生竞赛中,学习、找工作、买房子… …,他们背负着沉重压力,本应有的年少轻狂的棱角,被社会一步步磨平。

现在,派利蒙AIR7,一款革命性的超轻镜架,要召唤起他们的“轻狂”! 要与这群年轻人一起,发起一场“轻狂”革命!

 

 

26
2012
05

谈调研

  “市场调研是一种态度”,最近在微博上看到某公司标榜自己作调研的辛苦,说的这么一句话。到处是“xx是一种态度”,“xx是一种高度”之类没意义的话,凸显广告界诸多人士文字功力的缺乏。8年前这样说还有些新鲜感,2012年这样讲就是他做广告的末日了。这和地产界和白酒业的“尊贵”、、”尊容“、“典范”、“钜献”等陈词滥调有得一拼。微博上什么XX体大抵归到此类。西施蹙眉是美,东施蹙眉是效颦。

 

这是引子。今天不谈文案,谈调研。

 

调研没有用?

 

广告公司的作业流程大都先从市场调研开始,包括内部的访谈和外部的消费者调研。但因为业内从业人员鱼龙混杂,不少广告公司把调研当作伪专业的包装,垃圾调研产生垃圾结果,产出垃圾策略和创意,以致于影响到客户的调研的判断。这样的调研没有用。

 

10
2012
05

蕭雅全: 病毒影片不等於便宜

轉:蕭雅全導演對病毒電影受制於低預算偏見的看法。

最近常常遇到「Virus」的話題,而且多半是「因為是Virus,所以預算會比較差。」做開場。我不是很瞭解對方指的是什麼?或者我不是很瞭解「Virus」與「Production」的關聯是什麼?在我的觀察中,時下所說的Virus,討論的都是「傳播平台、媒體」的改變,並非製作方式的變化,那麼為何在製作預算上卻起了質變?

這是製作公司最近常遇到的困擾,廣告公司與客戶總將「Virus」與「Low budget」兩詞綁在一起,因為Virus相對於TVC就是非主流,不正統的代名詞;然而從製作公司這端看,所有現行的Virus的製作規格、工作程序、管理流程,都與TVC如出一轍,非但沒有非主流成分,還十足正統。於是困擾就產生了,因為「現行的Virus」儼然變成:「請用比以前更低的預算拍一支比以前更長的廣告片」的意思。

17
2012
02

哈佛圖書館的二十條訓言

哈佛圖書館的二十條訓言:

1.此刻打盹,你將做夢;而此刻學習,你將圓夢。

2.我荒廢的今日,正是昨日殞身之人祈求的明日。

3.覺得為時已晚的時候,恰恰是最早的時候。

4.勿將今日之事拖到明日。

 Harward

 

07
2012
02

我给自己打广告,我可以为你做什么?

 

Build up brand-new brand 建立全新品牌

It’s always great to build up a new world. A blank piece of paper means more space and possibility, it also means mussy things to do before launch. We can help you to make the work clear and simple. Positioning, naming, visual identity and brand launch, we help to do the above. A blank piece of paper will become a clear working list and working schedule, it will also become a simple creative plan, it will witness the victory of your new business.

建立全新的世界总是美好的事情。一张白纸意味着更大的空间和可能,也意味着在正式发布前有一堆杂乱的事情要做。我们可以帮你把工作简化,我们帮你搞定品牌定位、品牌命名、品牌视觉识别、新品牌发布等一系列事情。一张白纸这时候写的是清晰的工作清单和工作进度,一张白纸这时候是一个简单的创意放案,它将见证您新生意的成功。

 

 

Rub up current brand 擦亮现有品牌

A brand needs to maintain and promote the charm.If you find your brand can no longer attract current customers, you need to revitalize your current brand; if you company develop into a new level, say IPO, you also need to rub up your brand and to add new definitions to your brand;if you are confused with your current isolated brands, you need to re-define your master brand and build up a clear brand architecture. If your are confronted with the above problems, yes, we can help you to dig out your brand’s inner greatness, to add new DNAs to you brand, to adjust your brand visual identity, to launch creative brand communication campaign, finally to help your brand back to glory or step into new glory.

品牌需要不断保持和提升魅力。如果你发现你的品牌不再能吸引现有的消费者了,你需要复兴你的品牌;如果你的企业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比如即将上市,你同样需要擦亮你的品牌,为你的品牌加入新的含义;如果你正为你各个孤立的品牌感到困惑的时候,你需要重新定义母品牌,去建立一个清晰的品牌架构。如果你们有这些需求,是的,我们可以帮助您挖掘出品牌内在的伟大,调整品牌视觉识别,发起品牌创意沟通运动,最终帮助你的品牌重回荣光,或迈入新的辉煌。

 

 

 

25
2011
12

群體有機體

凱文•凱利描述的群體現象,認為群體是個超級有機體,當複雜到一定程度就會自發形成超級智慧,群體就會湧現出來。就像蜂群和蟻群的遷徙,並沒有一個統一的高層指令,群體性的行動來源於快速的自發行動。 共產黨軍隊擅長穿插,淮海戰役就是敵我混雜的絞殺,沒有明確的命令,哪有敵人就往哪兒去。是不是這樣反而形成了自發的群體,形成了無意識的蜂群現象?如果有俯視圖,是不是可以看到黑壓壓的解放軍自發地形成了一個令人恐怖的蜂群? 和平的遊行往往突然變成暴力的宣泄,也許就是群體快速民主形成的超級有機體現象,一定會有一小撮敵對分子嗎?未必,你喊一聲,我喊一聲,群體就快速決策,自發統一行動了。你只是快速跳動的魚群中的一條魚而已,你不跳嗎?
15
2011
10

廢都

废都 回了趟老家后,我到现在都没有缓过劲来。一种混搭着乡愁和对孩提时代追忆的感觉,让我时不时竟有哀伤之感。 我16年没回家乡了。 现在看到的场景,就是时常在我梦境中浮现的场景。这里以前是清汤馆,这里以前是电影院,这里以前是百货公司,那里的墙上有擦不干净的蒋介石标准像。楼还是那些楼,但已不是儿时的场景,它们已经变成服装店,玩具店,家电大卖场,或者人去楼空,就那么破着。 以前这里车水马龙,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