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6
10

鄉音故事之一婆婆

前言:萬千回憶皆匿於鄉音,任時光飛逝,鄉音依舊。村上春樹云:“死,非生之对立, 乃生之部分爾永存,死匿於生”,誠如斯言。爾鄉音乃開啟生死遨遊之鑰匙,思緒啟合之間,故事恍如當下事,似在案前發生,似於筆下流淌。古有瀋複浮生六記,今有樵夫鄉音故事,以鄉音為索,述故事,見故人,不知幾記,今為其一。


自幼稚園到蒙學堂,吾皆由婆婆照顧。婆婆年近九十,高約四尺半,身型瘦小,三寸金蓮,走路顫顫巍巍。婆婆習著斜襟藍衫,寬口藍褲,整齊乾淨,以弧狀髮卡盤髮,面目慈祥,皺紋滿面,嘴角亦有一圈圈皺紋,印象實為深刻。幼時吾黨婆婆為至親家人,其實婆婆乃孤寡老人,居距吾屋不足十米之敬老院內,因吾父母皆有工作,故托其照料吾也。


老宅堂前有一空地,鄉鄰自製竹篙插地為晾曬衣裳之所,梅雨後天放晴,婆婆顫顫巍巍行至在堂前曬衣處晾衣曰:“南風習習喔”。吾母聞而掩面而笑曰:“老嫗之言如此文縐。”


至冬日,眾人皆以火籠烤火取暖,吾家所用炭俗謂“呼吸炭”,即土灶柴火燃盡之殘渣也,煙少易燃,但不如硬炭耐燒。吾貪玩,囑婆婆代為著看護火籠,未幾返家見炭火已熄,遂哭鬧云:“婆婆偷吾炭,婆婆偷吾炭!” 婆婆頓足曰:“天啊天,冤枉啊,吾莫偷你嘅炭啊!”此情此景,至今想起仍可笑,然非如此,婆婆豈不孤寂也?


自入蒙學堂,一俟放學,即奔入婆婆房中曰:“婆婆,此乃吾課本與作業。”,婆婆笑喚吾小名曰:“吾屋裡劍劍回來囉,我只識人公仔,不認得字喔。” 閒時吾常與婆婆打鬧,用手嗝吱婆婆,婆婆亦回擊,吾邊躲邊跑,婆婆疾呼:“慢幾,莫放跌喔。”


小學一年級時,婆婆不慎摔至骨裂,至此臥床不起,吾去探望婆婆,婆婆臥於暗處床榻曰:“汝莫進來,此處邋遢。” 吾唯有立於門檻外探視。數月後,門外響起嗩吶聲,婆婆過世。政府操辦喪事,父母亦同行送葬,剩吾一人立於家門口,扶門栓遠望哭泣。


翌年,天晴日,依舊南風習習。


十年後清明,與父母去城郊山上,見婆婆墓地已成空穴,貧寡之人墓地竟為歹人所盜。


“死乃生之部分永存”,數十年後,婆婆仍存活於吾之記憶,吾生,婆婆即未死也。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