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2016
10

時光不裝

何謂裝?以假為真,甄士隱也。為何裝?追名利,或求旦夕和諧也。丙申九月初四,搭飛機自南冥扶搖直上九萬里,鄰峽州上空,望蒼山碧巚,清流瀲灧,朝菌大椿,若隱其間。朝菌也,七日為年,大椿也,一萬六千歲為年,各有天命。唯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客觀滄海桑田,蒼生真偽,盤桓天命,是為時光不裝。

時者,春夏秋冬四時循環也;光者,由明至暗有聚有散也。希臘賢哲赫拉克利特斯云:“萬物皆流動,人無法兩涉同一河流”,時可循環,然光已消散。寶玉惜聚懼散,故有“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之感懷,余亦然,故乙未正月初二,望故宅有“華堂聯半在,寫字叟何方”之嘆傷。甲午至丙申,時循兩載,然此九月初四已非彼九月初四,世無真樂,唯光散時循耳。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