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2021
06

原汁原味翻译英文诗

诗有韵律,是文字形式的音乐。英文诗要是翻译得不讲究,可能只是让你看懂而已,而如果只是满足于看懂,就很没意思。


翻译英文诗,无法做到百分百原汁原味,但可以无限接近。比如语言风格接近作者的年代,比如韵脚采用和原诗一样或接近,比如不用容易笑场的中国文化词汇…..


我手头有本柯勒律治诗选,袁宪军翻译,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Samuel Taylor Coleridge 柯勒律治是英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开篇之人,是雪莱和拜伦的前辈。他的the Rime of the Ancient Mariner 老水手之歌(又名苦舟子吟)就是英国浪漫主义诗篇的代表作。全诗分七篇,625行,近4000字,讲述了一个有点像少年派之类的恐怖心结故事。


今天樵夫就以老水手之歌为例,谈谈英诗汉译。


翻译之前,先定语言风格吧。柯勒律治是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人,而且柯勒律治本人特别喜欢用旧式英语,如:thouyou汝)、yeyou汝等)、thy your)、Eftsoonssoon after)、oftoften)、hathhave)、chusechoose)、spakespeak,所以译文应适当有些古风为好。


开始举例了。


第一章第二节

"The Bridegroom's doors are opened wide,

And I am next of kin;

The guests are met, the feast is set:

May'st hear the merry din."


书译:

新郎家的大门已经全部敞开,

我和他的关系是好友亲朋,

宾客已到齐,宴席已就绪:

你可以听见那欢快的乐曲。


这段翻译有三个问题点:

1kin亲属和din喧嚣声都是中古英语,押in韵,wideset 押的浊辅音韵td。柯勒律治对这节诗采用的是交韵式alternating rhyme scheme13句和24句交叉押不同的韵。而书译却把押韵形式变成了12句不押,34句押,并随意更改韵脚,这就不妥了。

2、把din翻译成乐曲是不妥的,din是宾客快乐的喧闹声,不是乐曲,no music

3、中古的味道没出来,吟起来像打油诗,伤了原诗的筋骨。


这里最难的是韵脚和原文保持一致,td收尾的词在英文中很多,在汉语中如果用dete韵,没几个字,故放宽到e韵。kindin的韵脚尚好。


樵夫译文:

郎家门敞开着,

吾乃其宗亲

宾来贺,宴已设

可闻喧闹音


第一张第九节

The bride hath paced into the hall,

Red as a rose is she;

Nodding their heads before her goes

The merry minstrelsy.


译:

新娘已进入婚礼的殿堂,

她凤冠霞帔面如红红玫瑰,

开心的诗人走在她的前面,

手舞足蹈把幸福的歌儿唱。


这段译文把押韵的位置和韵脚全改了,而且凤冠霞帔的遣词容易让人出戏,且原文没有的手舞足蹈之意,这也是破坏了柯勒律治的格调。这句押韵的难点是sheminstrelsy,押i韵,只有把she翻译成伊才能凑上,不容易。另外,第一句翻译既然有新娘何须再说婚礼?


樵夫翻译:

新娘入堂

面若丹玫是伊

颔首行诸其上

乃诗人吟游在彼


第一章第七节

The Sun came up upon the left,

Out of the sea came he!

And he shone bright, and on the right

Went down into the sea.


书译:

太阳从船的右边冉冉升起

他从碧波荡漾大海里升起

他闪耀着光芒杲杲煌煌

他在船的右边降落到海底


这段的问题:

1、这段原文是交韵,译者只顾翻译方便,不管押韵形式,还顺便把韵脚也改了。

2、杲杲煌煌和碧波荡漾之类的,这纯属译者个人喜好随意添加的词,原诗无此形容词,这就不是翻译,而是改人家的诗了,不可。

3Out of the sea came he 是倒装句,倒装可强调语气,也是为了凑韵,应如实翻译。

4、不知是否印刷问题,译文还把左右都搞错了。


樵夫翻译:

太阳起自舟之左侧

出海而来是佢

光芒四射,在舟之右侧

入海而去


第一章第十一和十二节


And now the STORM-BLAST came, and he

Was tyrannous and strong:

He struck with his o'ertaking wings,

And chased south along.

     

With sloping masts and dipping prow,

As who pursued with yell and blow

Still treads the shadow of his foe

And forward bends his head,

The ship drove fast, loud roared the blast,

And southward aye we fled.


译:

就在此时,风暴骤然而至

他就像个暴君,非常固执

他持续呼扇着力大的翅膀

一直追击着我们驶向南方


桅杆弯着腰,船头浸着水

好像有人在后面叫喊直追

总是摆脱不了敌人的影子

我们的船低着头驾得更疾

可是风暴的呼啸震耳欲聋

一直朝南我们狼狈地逃窜


这段有几个问题:

1、第二段是连续韵,前三句押ou韵,后三句压td韵,书译在这里就完全不管押不押韵了。樵夫我用e韵拟td韵。

2、如who指代的是暴风的话,那下一句 Still treads the shadow of his foe应该是暴风踩着船影,而不是船摆脱不了敌人的影子

3aye是古英文,船员回答船长命令时表示同意之语,类似明白,收到。所以And southward aye we fled这句没翻译出来这个味道,而且flee为逃离,迅速离开之意,原译者想当然加入狼狈地副词,这属于添油加醋式翻译。


樵夫翻译:

风暴突至,他

如暴君跋扈斗强

振翼袭压

一路追击南向


樯倾,水浸船头

风暴追击怒吼

踏影踪逐对手

船向前压低头壳

风驰电掣,击水怒喝

南向同舟共撤


第六章第二十一至二十三节


这三节我自认为震撼而有象征意义,直接上翻译对比,什么才是躺平的意义?


原文

书译

樵夫译

Each corse lay flat, lifeless and flat,

And, by the holy rood!

A man all light, a seraph-man,

On every corse there stood.

     


This seraph band, each waved his hand:

It was a heavenly sight!

They stood as signals to the land,

Each one a lovely light:



This seraph-band, each waved his hand,

No voice did they impart

No voice; but oh! the silence sank

Like music on my heart.



尸体横七竖八躺在那里

我凭着基督的名义起誓

每一个死者的尸体旁边

站立着一个光闪的天使



每一个天使都在举手挥舞

那是天国才能见到的状况

他们站立着向陆地打招呼

每一个天使都闪耀着光芒




每一个天使都在举手挥舞

但是,他们既不言又不语

不言不语;啊,悄悄的静寂

如音乐一样沉入我的心底

尸体躺平着,冰冷躺平着

吾以十字圣架之名呵

见六翼天使,四射光泽

在每具尸体前站着



六翼天使个个,手挥舞着

此乃天国景色

如路标在野

竿竿有爱之光泽




六翼天使个个,手挥舞着

无语凝噎

无语,噫,然寂静在沉没

没如心底之歌



全诗太长,等有空的时候,樵夫再全文翻译。


« 上一篇

相关文章:

家乡的小河  (2021-6-12 13:11:4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