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鳥人

广告50问

06
2004
07

真实的战争

最近看了一本战争报告文学雪白血红,还有台湾拍的长篇抗日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结合之前对朝鲜战争、二战的印象,战争的残酷性越发清晰,最后定格成了一幅嘈杂的低解像度的图片。
雪白血红这本书,我很早就听过了,而且也曾下载过电子版,只是电脑上观看终究不如在摇曳的车厢内捧着书本来的舒服。而且此书因为客观地描写了解放军出入关的实际情况,些许偏离主旋律,因而属于争议之作。然唯此,我等方可透过不同角度审视历史,形成客观的个人理解。
一寸山河一寸血则是台湾所拍长片抗日记录电视片,凤凰卫视以此片为原本,经重新剪辑,大概冠予“山河热血”的片名,先征热播。这部片也是从事件另一方的角度来评析那段历史,综合各种观点来看,历史的本来面貌亦似乎清晰起来。不过我看得是原版,凤凰版本又是一个洁本。
总体说来,战争终究不是请客吃饭,事实上也多少缺乏革命的浪漫情怀,更多的是残肢断臂,血雨腥风,更多的是人性泯灭,冲动取代理性。于是我们看到四平的尸山尸海,长春的围城造成的难民活活饿死,发胀的尸体发出的碰碰爆破声,锦州攻坚战中士兵一脚踏入敌兵溃烂的腹腔内的情形。还有抗战的一天一个师的人员消耗,一段饭功夫就报销一个旅,3:1的消耗,还有人体炸弹拼战车,更有华北大砍刀的冷兵器作战。
我们也看到内战战时,双方军队都有军纪败坏之举,我军居然也有被老百姓追打之情形。黄仁宇所言林彪枪毙士兵之事,在血红雪白中获得了多次证实。至于打白条,强行征调民工与粮食,则更是不胜枚举。我军由受鄙视到受欢迎之转变,也是花了心机,付出代价的。
21
2004
06

昨夜暴雨声声急

突然,风就大起来了。开外面的雨,分明是用鼓风机将瀑布在对着人和车劲吹。雨柱随着风势扭曲,鞭打着歪歪谢谢急走的车辆和乱串人群。只可惜天色已黑,无法用高速快门捕捉雨势的凶猛,迁就了光量,就少了暴雨的气势了。可惜。

[img]http://www.yejianfeng.com/images/photo/pour.jpg[/img]

[img]http://www.yejianfeng.com/images/photo/pour1.jpg[/img]
09
2004
06

好笑的“公关第一,广告第二”

[ALIGN-center][img]http://www.yejianfeng.com/Upfiles/200461057474.jpg[/img][/ALIGN-center]
早就有人在我耳边聒噪此本书,觉的这书名太哗众取宠,总是提不起兴趣来。偶然看封面,原来是AL RIES所著,此RIES就是当年和JACK TROUT在AD AGE上提出定位理论的其中一位,从而将广告带入了定位时代。大师所著,不能辱没,当看。再说,也不能以书名来判断一本书的好坏,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转身”、“不得不说”、“颠覆”,还有“丰乳肥臀”。
书还是一贯的宽版,大字号,宽行距,大页距,轻泡纸,容易看完。
我觉得这翻译在误导人,什么第一,第二的,其实作者的意思是“THE FALL OF ADVERTISING,THE RISE OF PR”,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还没定性呢。这也难怪,译者看来也不是行内人士,ABSOLUTE VODKA,他非得要说成是阿布斯鲁特伏特加,倒。更有将J WALTER THOMPSON,OGILVY&MATHER也同样来个直译,你可以感觉倒很难听。
作者也多次提到广告和公关的互相配合,所谓新品牌由公关开道,即公关创新品牌,广告维护品牌。所谓FALL和RISE是个相对的概念,事实上作者也承认在年度2000亿美元的美国广告市场,公关费用所占非常少,而且多数大的公关公司还是由广告公司所设立的。也提到一个什么SOME BODY SHOP在公关成功开道后,缺乏广告跟进提醒,最终将消亡。从这里,我倒看出广告第一的味道。
07
2004
06

没欲望了

最近有点忙,也不看书了,人一不看书了,写东西的欲望也就没了。无感而发,确实是件讨厌的事。天马行空有难度,调侃回忆录倒是可行,只是要将几种性格揉和在一个人身上,免得得罪人,放不开手脚。说到三缺一,让人想到马工技击,太那个。
杂也好,专也好,能记住就好。能记住就有平台,有平台就可发挥不是。
那天帮人翻译一个标题,大意是“XX事情震惊业界”,我用了“MOAB SHOCK XX INDUSTRY",结果让本土抗旗者改成了什么“Event is felt through xx industry”,不知所云。
MOAB-Massive Ordnance Air Blast Bombs,炸弹之母,有比爆炸当量赶上小型核武器的玩意儿,更让人SHOCK的吗?
有,精神分裂。扯远了,刚看的Steven King写的Secret Window,Jonny Deep主演,PSYCHO里的MOTEL老板,都是恐怖人生之典型。
05
2004
06

人在北京

[img]http://www.yejianfeng.com/images/photo/graph/bjnight.jpg[/img]
入夜的北京,隔着车窗往外看,分外寂静

[img]http://www.yejianfeng.com/images/photo/graph/wangfu.jpg[/img]
忙里偷闲,从北京饭店往外瞟了一下王府井大街
25
2004
05

看得高,想得远

坐在靠窗口的位置,正对着广州未来中轴线。由于是新城区,横纵交错得非常明晰,眼神一模糊,竟有几分皇城的规划。天河城就算是天安门了,本土的、外地的一个个朝圣似的,仿佛不到此不可言到穗似的。长长的车龙,司空见惯的穿插,竟也习惯了。非如此,仿佛缺少了羊城的味道。
从几十层楼往下看,有三三两两踢足球的,有三五成群的老头在敲着门球,棒球场倒是人烟稀少,不过阔落的场地,让人有觉得此地有即将见证重大历史事件的荣幸。
入夜了,横的,圆的,一点一点的,车的灯,建筑的装饰灯,偶尔扫过的灯束,组成了规则但并不璀灿的灯景。
远处,是珠江,再远处是山脉?再远处是?也许是一片湿地,一件草房,垂钓什么的。很近,一弹指好像就到了。
20
2004
05

看完章含之“跨过厚厚的大红门"

在一周摇曳的上下班途中,看完了这本回忆录。所思片段,暂且记之。
1、章含之英文不错,就读北京外国语学院,排练箫伯纳及莎翁足本话剧。
2、章含之刚进外交部,不知电梯和滚梯怎么翻译。而我已只知ELEVATOR,至于滚梯之ESCALATOR,本人对于滚梯之称呼前所未闻,想必时代不同,当今汉语皆称电梯是也。
3、章含之说外交部里有个通天人物再罩着她,可就是不说出姓名,莫非和“往事并不如烟”相仿,有简繁两种版本?
4、时任外交部长对乔冠华出席联大会议占尽风头,颇为不满,联系上下文考证,此外交部长当是姬鹏飞,有意思。姓姬者,莫非姬昌之后嗣?皇族,呵呵。
20
2004
05

我的桌面

[IMG]upload/yellow.jpg[/IMG]
20
2004
05

Oblated Michael Jordan

These two days,Michael Jordan make fans and journalists involved in a mystery chase game,Michael is a heat word in papers,though few Chinese can see through the veiled mask made by his agents. 
When I was off work,I finally have a chance to browse news about Michael in internet and watched the recorded net talk show in Sina. What make me impressed is Michael''s reply to which is his impressed game,the answer is not the last shot in the game with Utah Jazz,but 1984 Olympic game,since he was playing for his country.It is beyond my expectation.
Anyway,Michael''s visit is a successful PR event launched by Nike,and the tight arrangement really make Michael exhausted and fully take advantage of his value.
Organization of such a sophisticated event is a challenge, a mass of possibilities have to be seriously considered.Though the team is careful,we still see the cancellation of meeting with fans in Nike Training Camp to avoid danger.It is a loss for Nike this time.
The joint endeavour make Michael in his Shrine.
19
2004
05

高祖与武帝

莫愁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偶思四载点滴,汇流心泉,些隐颤动。常忆同济之情,竟忘通宵之苦,甘苦本无别,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但态度人生耳。犹记采梨千禧年,分梨甲申润,马踏天地间,掬洒英雄泪。然所学所思,终得其所,所谓融会贯通,纵横捭阖,此其时也。前有白登山,后有狼居奢,引兵血三千里黄沙,马踏匈奴。区区鼠辈竟颐气指使,终将伏如草芥。闻羽声勒马中环大笑,只把褒姒草包当马料。

是骡子是马,拿出来遛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