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6
04

扒一扒那些年流傳於世的謊言

最近在電台和網上聽到和看到這樣一組數據:中國人人均讀書4.77本,人均讀書時間13.43分鐘,韓國11本,日本40本,以色列64本。


好吧,中國的媒體又開始造謠了。以色列人平均每週看一6本書?拜託。不要因為世界讀書日快到了,就又開始幹編造或在謠言庫裡扒拉些舊素材的勾當了。


我手裡有個NOP世界文化指數的數據,數據顯示去年中國人人均閱讀時間是8小時,排名世界第三,第一是印度10.42小時。基督教科學箴言报也報導過,雖然網民質疑其科學性,但考慮到華文媒體充斥以色列54本書報導的現狀,這個數據拿去用吧,誰會關心真偽。


不過話說回來,這類先設好論點再找論據的作法屢見不鮮。在學術論文、在新聞報導、在策略提報裡,你都能找到這類騙子手法。這種借所謂偽權威數據或偽權威人士的話來論證觀點的作法,你若準備不充分,很容易被洗腦或一時語塞。


今天就來扒一扒這些流傳於世的謊言。


03
2016
04

別-七律

丙申二月廿五 别七律


臘月皚皚大雪白

清明水晶涕泗山

如何留影成絕影

怎料離別變遠行

太岳難尋樵父徑

峽州但見雪蘭萍

煢煢夢境孑孑醒

慟慟羅衾切切停



18
2016
01

臘八再回傷城

腊八再回傷城


赤日雲林兩萬米

難遮濕寒江與山

猇亭泣對小溪塔

荊州哭罷大三峽

三百日城傷水寒

十二月宅空家殘

不忍悉天宇矌大

咫尺下竟有天涯



23
2015
10

10月4日感怀

10月3日由豫章返闽地,4日正值父亲生日。


遂有仿滕王阁序一段。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才别豫章滕王,瞬见延平茫荡。农夫驾车于石壁栈道星驰,寒石激水在翠竹幽谷月颂。一夜蛙鸣犬吠,五鼓人声鼎沸。闲坐厅堂,望近山茂林修竹青翠滴,瞻远山流云瀑布黛霭腾。庄蝶与夜照齐飞,流水共白练一色。忽忆三秋龟甲之约,长歌尽头可有樵夫?



21
2015
04

雷雨五律

穀雨的雨來得急,穀雨之後萬物生長,然而穀雨也宣告了春天即將離場。從臘月的雨雪到春天的穀雨,短短三個月,似已春秋永隔。


雷雨交加的夜晚,安靜祥和,有種被包裹的安全感。這種感覺就像林西麗在古琴一書中所寫:“感到一種極度的安全感,讓我想起小時候睡覺以後父母在客廳談話的聲音”。


然而,這種感覺終究難再覓了。


故有“雷雨五律”,寫於乙未三月初二穀雨。這是首平起五律,因為要合格律,所以拿捏了許久。曹植的七步詩,終究是古詩,出品得快,也就不合格律也。


商羊舞大風 

穀雨落何疾

冬雪催冬去 

春雨喚春離


雷聲仙羽唳

電閃子規啼

臥念庁堂語 

遙遙不可期



07
2015
04

七律一首-傷城

傷城五律 

寫與乙未二月十八


峽州二月雨 冷霧漫寒江

輾轉長江寒 崎嶇百里傷

瀝瀝荊州雨 淒淒玉泉霜

鐵塔昨年在 樵夫在哪方

25
2015
02

乙未的年

甲午年尾枯坐客廳,遂作詩一首。


甲午除夕廈門


霧散天晴南國暖

買對選花市集歡

昨日耄耋賀滿席

今夜褔聯無人題


突想返鄉尋跡,遂為之。

乙未正月初一,鋪衾以車為房,行千里高速,初二直落葉氏老宅覓陳坊樵夫不得。登鄰近仙洞巖介甫讀書堂於古寺爇香三柱,翌日再登二都石巩唐廟行殘葉山路唯聞流水潺潺。初二於縣城故居廚下竟見華堂三字殘聯,雖日曬雨淋廿六載,然樵夫字跡清晰可辨,時光倒溯,草木依在,遂書仄起五律,是以為紀。


乙未正月初二陳坊五律


陳坊悠悠路 車停涕泗流

家宅淋雨雪 片瓦浣池塘

仙洞香三柱 石穹淚兩行

華堂聯半在 寫字叟何方





15
2015
02

代別離-冬江寒月夜

黛玉擬張若虛春江花月夜,鐘劍擬林黛玉秋窗風雨兮,紀臘月十一二日事。


代別離-冬江寒月夜


鐘劍書於甲午臘月廿七


寒風凜冽寒夜長 龍洞寒漏寒霧傷

尾機轟鳴鎖寒夜 蓬蒿瑟瑟怎堪寒


心憂急急一峡州 天寒切切三更漏

滴滴漏漏何急速 寒寒冽冽兩夜晝


路燈昏黃水自流 喊聲淒寒風無休

誰家犬吠有信傳 何處燈亮有人游


巷陌牆柱把相撫 寒窗斷牆將紙糊

孤身煢煢寒塘立 隻影孑孑冷巷伫


廣場燈火仍長明 江岸舟楫已偃旗

瑟瑟寒夜霜雨凍 草棚涵溝祈天晴


10
2015
02

七律三首絕句兩篇

甲午臘月初十聞訊,十一誤機,故自龍洞堡轉機入峡州,十二午後方至,踏破鐵鞋於峡州地界,至臘月十七方夜返。迄今心緒難平,唯有以詩念之。故鐘劍有以下七律三首及絕句兩篇: 


七律-腊月十九念一首


仙山巍峨有泰武

桃花源裏耕田處

寧學子昂直中取

偏信太白大鵬賦


猇亭橋頭無長亭

小溪塔下是淚路

城南鄉來城南去

長江江長痕跡無


......


05
2015
02

父親的溫哥華遊記

溫哥華遊記


葉廣悉-我的父親 2002年8月16日(那年我父親67歲)


為趕上第一批渡輪我們5:30分便起床,六點鐘驅車往Victoria to Vancouver Ferry渡口上船。一路上,以80公里的時速行駛。雖然是夏日伏天,仍感陣陣涼意。近七點半鐘,我們排列第45位次上船。在茫茫無邊的洋中行駛了一個半小時,到達Victoria島。


為飽覽風光,我走出船艙。呀!與我原來想像中的一望無際的亦不盡然,在茫茫大洋中亦星羅棋布有大小不一的島。蔥鬱的林木,陡峭的岩壁,山中有山。茂密的林木中時隱時現出一幢幢的小洋房。碧海藍天,湖光山色,真叫人流連忘返。渡輪行駛於大海洋之中,時而穿梭於島嶼之間,一個半小時後,到達彼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