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05
04

南昌又下雪了

从网上看到南昌27日晚下了场大雪,滕王阁银装素裹,赣江边的滕王阁在白雪皑皑中更是分外雄伟,从高处北望蛟桥,定能看到1991一世情缘的音符在随着雪花跳动......

[img]http://www.yejianfeng.com/Upfiles/2004122941925.jpg[/img]

[img]http://www.yejianfeng.com/Upfiles/2004122945757.jpg[/img]
24
2005
04

凄美的爱情

余根松和郑玉珠,福州的两位普通男女。余根松在郑玉珠癌症晚期时候,仍坚持与其结婚,故事很简单,但很凄美。
女主人很漂亮,男主人很憨厚,他们很乐观,只是因为面前有个镜头。
这是央视共同关注正在播放的节目。
这故事我想起了刑场上的婚礼,明知马上就要永远分开,仍要留给对方最美的回忆。小时候看得是连环画,但周文雍和陈铁军的宣誓却让我很难受,那时不能描述这种伤心,唯一的感觉是自己不够坚强。
现在看电视上他们很幸福,甚至很俏皮,但还是让我有揪心的感觉。
10
2005
04

MSN杀入BLOG

MSN第一时间向他的用户发送了BETA版升级信息,升级后发现最大的变化是多了“我的共享空间”的选项,注册后发现实际上就是博客。
SONY年前曾付给GAZMO和LIFEHACKER两个博客网站广告费,我感觉博客的初春到了。年后又是大江南北兴起RSS,博客借此平台更是获得了广泛的传播空间。
MSN杀入BLOG,会使更多的人了解BLOG,此一招可谓推波助燃。但此绝非MSN本意,把MSN的用户群与BLOG捆绑形成更大的特定传播群体,让信息不再仅仅是双向传播,而是形成群体的小道消息式的传播。这个平台一旦成熟,可以成就很多事情。
短时间,还看不出有很多的资深博客会转移阵地,更多的可能是初识博客者。如果MSN的服务器架设到国内,速度有了飞速的提高,就很难讲了。
05
2005
04

Shangli_la in My Soul

Shangli_la is a remoted area deep in my soul,where no strain and pain exist. Shangli_la is an untouched area where no noise and chaos can be found. Shangli_la is a pause of an on-going and never-stoping endeavor. Shangli_la is a flash escape from the reality,though it won''t last forever. Shangli_la is the state of alcoholic drunk.
But where can I find my Shangli_la? I feel exhausted to keep pace with the non-stop requests,I have no time to enjoy the short-lived peace.
Shangli_la is a dream for me.
When can I live aside a brook,watching the curvet of my
cat,duck,dog,and rabbit.
05
2004
11

最近买的一些书

由于离公司走路只有10分钟之距,反而生出一个不好来了,那就是在路上看书的时间没有了。尽管如此,还是买了些书看看。最近买了以下一些书:
我的生活(CLINTON)
The Great Reversal: The Privatization of China, 1978-1989(韩丁大回潮)
Hey, Whipple, Squeeze This: A Guide to Creating Great Ads, Second Edition
Fanshen: A Documentary of Revolution in a Chinese Village(韩丁的翻身,黄仁宇推荐)
02
2004
11

痰技

来了才知道,这里人的痰技了得。
在街上行走,要随时小心四周人的突然之举。说突然,确实毫无征兆,一声响亮的噼啪声,一口浓痰就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而且这方向也是忽前、忽后、忽左又忽右,想像一下,你要是在此人的顺风位置,会怎样?
当吐痰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当地人的痰技就有规律可寻了。
有人吐之前,咽喉部位先是发出混响,然后响亮地使出必杀技。
有人则是,没有前兆,但略微可看出其身子有些许的抽搐,跟着就听声吧。
10
2004
10

梦的解析?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不知是谁在大叫着,我这才发现屋外尽是战斗机和轰炸机的呼啸声,在云的深处是一连串的枪声,像炒豆子似的。往隔壁小屋一看,我的一个同事被一群民兵打扮的人制服了,据说这小子在即将开展前透过网络向台湾进行了汇报,然后被查IP地址这一招给制服了。电脑屏幕中突然出现吴小莉的身影,举着麦克风,身边围着一群人,艰难地呼喊着:“请问没有任何罪名,长期拘禁是否违反人权?”摄像头这边就是那被民兵围着的那位哥们,刚探个头,就给按下去了。
奇怪?首先这提问的方式就不像凤凰的风格,然后这摄像头,也太像“大事件”里任贤齐的安排了吧。我掐了自己一把,不是做梦吧,好像还有点痛。这是梦着痛,还是真的痛呢?我正纳闷着,电台开始广播了,是胡哥。说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倘记得,我彩票就中奖了。大意是对陈水扁进行声讨,哇!政治攻势也来了,莫非真开打了?
我冲到窗前,可不是吗,楼底下一解放军正在拖着榴弹炮,然后许多运输机也出现了,这运输机俩翅膀像鸟一样上下振动着。我不禁对之前网上对解放军军力质疑感到好笑,先进的武器肯定是在战争中才用嘛,平时怎么可能透露出来,这不是自暴家底吗?我一激动,对这那名士兵就喊:“解放军万岁!”,我好像还噙着泪水。
广播里又传来胡哥的声音,大意是第一战区停火,第二战区也停火,第三战区待命,高啊,这好像才几个小时吧,就已经搞定台湾了,开始玩停火游戏了。对,关键是要争取台湾民众的支持,不能一味猛打。接下来,我们编订的教科书,还有教员、干部什么的,对了,还有地下党应该在台北街头出现了。
不容易啊。
28
2004
09

隔离墩

我住的小区和隔壁另一小区只有10米不到的距离,而这段距离也就是一条水泥路而已。而这段水泥路是隔壁小区建的,地皮也是人家的,我住的小区相对而言空地就少了很多了。靠近我住的小区这边原是有一堵墙的,日前我们小区靠小路这边的商铺开始要招商了,这堵墙自然是要拆的。据说两边小区协商了很久,没有解决。某一日这围墙被我住的小区强行拆除了,对面小区立马在墙旧址处放了很多水泥隔离墩,用铁链连着,还是要把这路给人为隔断。于是我们在两小区间走动的时侯,就多了一个栏目,狗撒尿的姿势,来来回回,倒也多了个身体锻炼项目。
近日在报纸上看到华南板块的地产老总们又峰会了,总之罗罗嗦嗦说了一大通,整个版的报道。其中有一个信息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华南板块楼盘众多,各大楼盘从最初的同行是冤家的竞争,转到了共同造势的另一层次的竞争。各楼盘在一些事务上联合行动,甚至互相参股。竞争的角度转向了自身的建设,而不是整天想着防别人。我想这才是做生意的气度,倘目光所及乃三五分地,生意断是做不大的。所谓小家子气的,赚便宜只在一时。
其实粤商是喜欢扎堆的,所以广东的专业市场也特别多。比如海印桥四周的图书批发市场,电器市场、布匹市场、文德路的字画市场、一德路的小商品市场等等。众人拾柴火焰高,总觉得别人赚了你的便宜的这种思想,就是小气了,小气之人行事总是重细节,忘大体,睚眦必报,斤斤计较。
上次有一网友自称作了一个大项目,我就说那让我看看你那项目是怎样做的。结果这哥们回答,目前在这个项目上只有我操作过,这是我的区位竞争优势,我要保持。原来他怕我提高了,他就没优势了。倘如此,这哥们的优势也太不算是个优势了。
互联互通是联通的心病,所以他搞了个CDMA。其实移动也希望互联互通,不过是想和电信在固话和IP领域互联互通,电信也想互联互通,只不过是小灵通短信想和移动及联通互联互通。看来,这诉求也是随着实力的此消彼涨而变幻着。但这气度要是也忽大忽小的,就有抽风之嫌了。
23
2004
09

一个混迹“天涯”的朋友-思想的阳光的投稿--再说,我就拆你房子!

几年前有幸在基层政府呆了两年多,一些公务员的素质让人望而生畏,他们严重缺少一种平等观念,这也许受到中国式教育和中国式的思想影响有关,面对底层的农民他们好象高人几等,那怕自己也是从农村出来,面对上级领导又象低人一级的哈巴狗,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人。
   下到基层工作,主要是收费和搞计划生育,一去就八九个人浩浩荡荡,通常还有警察压阵,好象他们不是去搞思想工作,不是去传达国家相关政策法规,而是去打群架,靠气势上先把别人打垮。不过这种效果非常奏效,当八九个坐着小车来,穿着皮鞋拿着公文包衣着笔挺的人进入农民狭小的家的时候,那些没见过世面也根本不懂什么政策法规的农民通常会被吓得魂飞丧胆,小孩也被吓在母亲的怀抱里嗷嗷大哭,全面缴械,我们说什么他们都全面从了。
   最让人厌恶的是,单位几个同事对农民的口头谈是“再说,我就拆你房子!”我至少经历过有四个农村妇女被这句话吓哭了,我就不知道谁赋予他拆别人房子的权利,别人的生存权就因为交不起一百多元的税费给剥夺了,他们从来不想想,如果互换一个角色,别人对他、他老婆、他父母说这句话,他会是什么感受。如果是我就一定会说:“你敢拆我就和你拼了,”可那些农民大伯只能默默承受这句话带给他们尊严的伤害,不过在更早的几年他们的确拆过房子。
   对于穷农民的好客,他们从来不屑一顾,一次清早和几个同事到一农民家收费,主人非常好客的招待我们早餐,可我的同事说“我们不吃这种早餐” 他们总喜欢表现自己比别人高一个层次。后来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吃,主人非常热情特意给我加了很多猪油,我几乎痛苦地把它咽下去,至今难忘,我知道那是一种尊重和认可。
   这种不正常的心态,主要源于观念,虽然讲了几十年的为人民服务,他们心里可从来没这样想,他们只想着,自己是官,是来管这些农民的,农民是他们的下级,所以他们说什么农民就得听什么,他们只要一个晚上随便弄个文件出来,就可以到处收费。他们从来没倒过来想想,我们是农民交税养的,农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应该孝敬才对。可他们只听说“父母官”没听过“父母农民”。
16
2004
09

Borrdy的词,说是给我,没看明白他的居心

风剪落红,残阳影斜
珠江飞渡争朝夕,万里无期
百千度回首南国,未见瑶台玉宇
一条街隐在楼中笑,去矣! 
水卷飘红碾凡尘,玉珠溅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