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6
03

我们会有工匠精神吗?

“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 ,李克强总理的一番话,让“工匠精神”火了。


那么,什么才是工匠精神?

我认为,工匠精神就是--由使命感而来的热爱和认真精神。


使命感


使命感就是你为何而做,你存在于世的意义。苹果存在的意义是:think differernt;谷歌存在的意义是:整合全球信息,让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索尼存在的意义是:创造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娱乐。


如果你的使命是做大做强,赚更多的钱,自然就不会有“工匠精神”。赚钱从来只是结果,正如经济学家John Kay说:“盈利最多的企业,从来不会是最看重获利的企业,而是以更广泛的使命感来运营的企业。” 反讽的是,这类要做大做强的企业的品牌文化里,往往是使命感喊的一个比一个宏大。


人为什么而活着,哲学家们思考了数千年。想要喊出“工匠精神”口号的企业,也请静下心来,先思考阁下的使命是什么?若有违初衷,强扭的瓜不甜,还是不要提“工匠精神”为好。毕竟以中国之大,没有“工匠精神”的品牌,照样活得滋润。


KIKKOMAN龟甲万拥有300年酿造酱油历史,一直抵制生产化学合成酱油,目前占据全球酱油三成市场份额。KIKKOMAN CEO茂木友三郎如是说:“对正确的事情,只有坚持信念去努力,路才会越走越宽。” 有了正确的信念,再秉承热爱与认真精神,才可能做到具备“工匠精神”。


热爱和认真


匠心之作必是有爱之作,把每一个出品当作自家的孩子一样热爱,你才可能为之认真付出。乔布斯选择对MAC两眼放光的人加盟苹果,客户选择在乎他品牌的人成为合作伙伴,一群热爱自己工作的人,在正确的使命感驱动下,才能产出“匠心之作”。


如果只是想拍电影赚钱,如果只把拍电影作一份工作的话,詹姆斯-卡梅隆也绝不会去创造“纳美族”口语和语法体系,也绝不会为潘多拉星球的每一颗植物进行命名和编写科学说明。对待随电影而出的副产品-“潘多拉百科全书手册”,都如此认真,电影阿凡达岂能不是匠心之作?


如果我们想具备“工匠精神”,就必须战战兢兢行事,少说“行了,差不多了”,“还好了”之类的敷衍之词;如果我们想具备“工匠精神”,就必须热爱所从事的行业,并召集一群同样热爱的人,去认真践行使命。


是的,工匠精神就是由使命感而来的热爱和认真精神,然而这种精神还需要一个舞台。


舞台


这个舞台就是公平的、讲规则的舞台。


由使命感而来的热爱和认真精神,需要放在一个公平、讲规则的舞台。如果抄袭能被严惩,山寨不能被洗白;如果让传承的权利归于传承者,如果搭舞台者不干预表演者,那么“工匠精神”才会有出路。


违规的代价越高,匠心精神产出的概率也就越高。


在这个舞台上,匠心可以接受公平的竞争。秉承“工匠精神”并不意味着天然就可以做大做强,做不大可以做小,做小众市场;秉承“工匠精神”也不意味着就一定是“精神的角落”,它同样可以是盈利最多的企业。


倾心“匠心之作”的付该付的费用,钟意“性价比”的也有对“工匠精神”缺失发牢骚的权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没有使命感的人,就不要委屈自己,甚至委屈他人去弄个劳什子匠心了。只喊口号的,就别来毁了“工匠精神”的汤吧。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致匠心。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