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2016
04

別-七律

甲午新年,吾贈父陳坊樵夫章,希其重拾筆墨之好,別迷茫之苦。吾作春聯:琪花瑤草盡芳菲,絕影的盧展新圖,樵夫書之一氣呵成,精氣始見。

甲午二月,父母別東南,至西北峽州。是年暑假,吾上峽州與父母遷香山新居,樵夫拖篋健步如飛,曲徑諳熟於胸,生機似見。

甲午九月,適逢國慶,樵夫八十壽辰,樵夫著新衣,最喜中山裝扮,吾為樵夫留影之際,隱有絕影之慮。臨別之際,樵夫枯坐躺椅,吾折返慰之,隱有長別之憂。

未曾想甲午臘月樵夫拂袖遠遊雨雪哀。乙未年,吾等驅車,輾轉長江寒,崎嶇百里傷。瀝瀝荊州雨,淒淒玉泉霜。乙未四月十七,樵夫托夢食小魚,然腹空空如也,並遺言思念諸親,將進家門竟被諸人揶住不得而入。天涯網友斷夢曰樵夫在西北水地,然自尋不得,唯他人告知。

至乙未臘月初七,樵夫終見,果臥離家百米外香山地下水城幾近一年。

乙未廿二大雪紛飛,吾等長別樵夫於水晶山,白茫茫一片大地乾淨,其狀與六十四年前樵夫之父離別大同。

丙申二月吾再入峽州,祭樵夫,遊姜家廟故地,楊絮飄溪若浮萍。

廿五凌晨,著別七律,長別樵夫。


丙申二月廿五 别七律


臘月皚皚大雪白

清明水晶涕泗山

如何留影成絕影

怎料離別變遠行

太岳難尋樵父徑

峽州但見雪蘭萍

煢煢夢境孑孑醒

慟慟羅衾切切停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