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04
09

我看王小波

李银河把王小波比作是浪漫骑士、行吟诗人和自由思想家。说道他的文字功力,她说:“台湾李熬说过,他是中国白话文第一把手,不知道他看了王小波的文字还会不会这麽说。”王小波的文字确实恣意泼洒,也有不正经的文字调侃,从高度上来说还是比李诗江、石康的字痞要高出许多了。 王小波有张在匹兹堡寓所前的照片,脚上确穿了一双拖鞋,那神情很像以前我们公司的一文案,文学的酸、荡气扑面而来。另一张不知道在哪国照的相,居然连鞋带都没系好,难怪民间会有如此多的人推崇他。这要是放在我读书那阵,冲这形象,还没看其书,便觉其人亲切,那崇敬之感就要等看完书之后才会油然而生的。 可能是老三届吧,王小波的杂文才会流露出对自由的渴望,对强权尤其是思想的强权的厌恶和痛恨。他笔下“无视对生活的设置”的“一支特立独行的猪”、倒插粪坑的李赤们喜欢的只是极端体验的气氛、哲人王和信仰哲人王的人是S/M关系等等描述就是这种思想的写照。 卖牛肚果的农妇追着说:“思想啦,斗资批修啦”,为了一个牛肚果,让人说道思想上去了,真是臊死了。还有帮着兽医给自己割阑尾的的描述,倒是非常有趣。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王对国学的批判认识,让我又想起了计算机的发明源于周易的说法了,不禁哑然失笑。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