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2
05

蕭雅全: 病毒影片不等於便宜

轉:蕭雅全導演對病毒電影受制於低預算偏見的看法。

最近常常遇到「Virus」的話題,而且多半是「因為是Virus,所以預算會比較差。」做開場。我不是很瞭解對方指的是什麼?或者我不是很瞭解「Virus」與「Production」的關聯是什麼?在我的觀察中,時下所說的Virus,討論的都是「傳播平台、媒體」的改變,並非製作方式的變化,那麼為何在製作預算上卻起了質變?

這是製作公司最近常遇到的困擾,廣告公司與客戶總將「Virus」與「Low budget」兩詞綁在一起,因為Virus相對於TVC就是非主流,不正統的代名詞;然而從製作公司這端看,所有現行的Virus的製作規格、工作程序、管理流程,都與TVC如出一轍,非但沒有非主流成分,還十足正統。於是困擾就產生了,因為「現行的Virus」儼然變成:「請用比以前更低的預算拍一支比以前更長的廣告片」的意思。

所以我們需要從影片製作的角度提出看法:如果某個影片的製作程序、規格、管理都與以往的30秒 TVC 相同,且還要變得更長,那麼不論它被稱作什麼,不論它將被放到哪裡傳播,它的製作預算都該比本來的更高不是嗎?客戶在這個思維下選擇Virus時,節約的是媒體託播費用,而不是製作費用,不是嗎?

簡單講,我們其實看不出「現行的Virus」跟「製作預算」的因果關係,那有點像「我該在廚房或院子請岳母吃飯?」跟「菜錢多少?」沒有因果關係一樣,因為它們是不同面向的話題。但弔詭的是,諸多網路上被廣泛傳播的影片,卻常真具有「Low budget」的特徵(當然別誤會,這之中也充滿超昂貴的傑作),所以有件事倒值得討論:「如何製作Low budget film?」我們常會被問到,30秒廣告的預算為何與90分鐘電影的預算不成比例?(好萊塢電影除外),我們總會說,差別在「製作規格」、「工作程序」、「管理流程」,再加上「時間長短」等因素。一旦這些因素都相同,兩者預算就會成比例(好萊塢即是如此)

這個意思就是,影響預算不只是「內容」,還包括「規格與方法」。

到底「規格與方法」如何影響預算呢?積木在不同國家拍片,但只要是TVC,不論哪國製作規格與流程總是相同,彷彿模組。(讓我們來回憶一下這個規格:Full HD的攝影與TC《除了台灣仍SD》,HD的on line與2.0標準錄音室,full HD的master;再讓我們回憶一下這個流程:Agency brief to Production house→Director’s treatment meeting→Shooting board meeting→PPM with Agency→PPM with Client→Fitting→Shooting→A copy with Agency → A copy with Client →B copy with Agency → B copy with Client)

天啊,你想想看,這些規格,這些材料門檻;這些會議、這些管理,簡單講,這個「工業」昂不昂貴?維持這個工業架構是不是很高的成本?而它們可真是製片業的核心?如果是,怎麼除了TVC以外的影片都不採用這套程序,卻又處處拍出好片?答案很簡單,不吃這套才是「Low budget film」的精髓。每個操作過優質低預算片的人都有這種體會:那些可以在不富裕的前提下保持的好東西,都不是源自「昂貴的硬體」,也不是源自「數十個人的共識」,而是智慧與熱情。

這個體會可能可以借給許多正要啟動的Virus計畫參考(很多時候Virus這個名詞又跟“微電影”攪和在一起),那就是:預算高低與片子好壞可以有關,也可以無關,端看操作的人怎麼思考。假如Virus(或你喜歡稱它作微電影)的製作,採用了TVC腦袋操作,那麼它的製作預算一定會高過TVC(因為更長);反之,若預算必須壓低,那麼整組硬體(包括畫面與聲音)、整組軟體(包括場記導演廣告公司到客戶)都需換掉TVC腦袋,取而代之的應是:「向業餘致敬的製作模式」。

什麼是「向業餘致敬的製作模式」?意思就是由上到下都要找到懂影片的力量是來自內容,而不是規格與工業程序的創作者–也就是找到對的人來製作。接著,就讓事情用「非TVC」的模式發生。如果你不懂什麼叫「非TVC」,那麼這番討論只能終止,你必定只適合做TVC,別碰其他。

業餘指的不是漫不經心的態度,而是沒有那些「職業」的包袱。在那之中沒有「on air 規格」「逐步報告」、「逐步確認」、「逐步授權」,相信我,昂貴的就是這些。我最討厭的事情之一是:「今天是難得的好天氣,但因為客戶還沒回覆定裝意見,所以不能拍。」而我的朋友前幾天問我:「為什麼一定要調TC?YouTube 那些影片都沒調啊!」則給了我當頭棒喝,是啊,既然平台改變(電腦),為什麼規格卻不變(電視)?

這樣的不正常,只有把TVC奉為圭臬者無感;而也就在此刻,我想到「鋼盔腦袋」那張畫。

最後一件事,TVC與Virus的「內容」怎麼區隔?那個界線在哪裡?也許應該是一個明,一個暗,因為病毒的意思不就是讓你猝不及防嗎?如果敲鑼打鼓說我是病毒,誰會被傳染呢?那麼為什麼現在Virus都要求要拍商品?(而且是TVC畫質的商品),那不是就明著來的意思嗎?

界線啊!界線給了我們限制與自由,所以我們既愛且恨。正因如此,它的樹立與修正都需智慧。我們面對新媒體的誕生,所以也肩負新界線的創建。說來正因成功之前還需創建,所以此刻與此事相逢,會讓我們覺得興奮。

蕭雅全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