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2011
10

廢都

废都 回了趟老家后,我到现在都没有缓过劲来。一种混搭着乡愁和对孩提时代追忆的感觉,让我时不时竟有哀伤之感。 我16年没回家乡了。 现在看到的场景,就是时常在我梦境中浮现的场景。这里以前是清汤馆,这里以前是电影院,这里以前是百货公司,那里的墙上有擦不干净的蒋介石标准像。楼还是那些楼,但已不是儿时的场景,它们已经变成服装店,玩具店,家电大卖场,或者人去楼空,就那么破着。 以前这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人声鼎沸。实际上城市很小,如果开车,几脚油门,就可穿城而过。但那时候,城市在小孩子眼里,总是很大,马路也很宽,有很多值得开心的地方。 在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巷里,靠着墙边是一条水沟,沿着鹅卵石小路走,这里是敬老院,有我时常梦到的好心的婆婆;在往前有个石门旧屋,一个驼子举着板凳向取笑他的小屁孩咆哮;转弯口,一个叫邹德兴的个体户开了个小卖部;再往前,四堡街的国营小卖部,我在这打过酱油,买过两毛钱的饼干去春游;再往前,一个慈眉善目的婆婆,每天炸着5分钱一个的油团和我们称作根根子的1分钱的油棒;再往前,住着老姜,成天梳着个油亮的头; 再往前就是粮食局,我曾在那座四层楼顶玩过跳楼的勇敢者游戏,跳落到地上的建筑沙堆,那是我的飞行初体验;再往前,一家人走路去看电影,我们围着大人前奔后跑的,那是快乐的时光。 现在,巷子还在,但已物是人非。鹅卵石变成了水泥地,小沟被填上了,敬老院大门被砖封死,老人们皆已过世。房子一天天老去,人一天天离去,雨滴落下找不到熟悉的人物,也一定会很孤独。。 城市的中心开始外移,新区的建筑群拔地而起,医院、学校、政府外迁,老城一天比一天孤独。 城市的年轻人向更大的城市跑,乡村的年轻人用打工挣的钱在小城置业,小城人的事业在外面,城市已不复往日喧哗。 我抬头看着楼顶,铜字剥落,窗戶破碎,只剩"電"," 院"二字,讓人依稀分辨出這曾是喧鬧的電影院。突然間人多起來,路边排满了卖小吃的商贩,有卖油饼的,卖葵花籽的,卖冰棒的。售票厅人头攒动,每个人都在插队,扬着角票。进城的菜农挑着担经过,模糊在包子铺蒸腾的热气中。 河边沙洲漫着绿草,宜水黄水兀自流着。生机流过这座城市,带走岁月华光,留下一座废都。[IMG_RIGHT=400,300,title]upload/[/IMG_RIGHT]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