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09
10

松山

总算整完,肚子有点饿了,夜深,喝了罐谷粒谷力,充饥的MOT。

把任务分割排队,按日程一个个来,倒也还在掌控之中,只是颇累。像美军蛙跳,像远征军征战松山逐次攻略法。忙里偷闲,半年来第一次看完一本书。1944:松山战役笔记。

松山第一次进入眼界是在05年看“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时候,之后是凤凰卫视的节目,然后是今年的“我的团长我的团”,上述节目对战争残酷性描述完全比不上这本书,这就是文字的力量。

书看完才知道书末有作战地图,只有再对着地图重翻一遍,脑子里才多少有点位置感。这往回一翻,我又想要是书末有个索引就好了,不过国内出书多没有这个习惯。其实作者要是把作战部队序列结合地形图整理一下,图文并茂,看起来也会轻松很多。

松山海拔2000多米,松山一站被誉为云霄上的战斗。中国军队以十对一,打的是如塔利班的地老鼠,刚有信心却缺乏经验,一战下来可谓惨胜。但这是中国军队真正意义大反攻的关键一役,打通滇缅公路,实现驻印军和远征军的大会师。

由于该书图不多,作战序列淹没在文字堆内,看起来脑子有点混乱。印象比较深的还是那些对战场个体的微观描述,有情节有细节才有可读性。

比如,三个日语词。

逆袭:丢失阵地后,趁对方尚未修建工事布防之际,组织人马偷袭。小鬼子这一招让远征军死伤无数。

死狂:老兵回忆,我们打急了也不怕死,但鬼子不一样,和他们打像和僵尸打,打赢了也很害怕,因为鬼子战斗时像已经死过的感觉。这种求死的心态就死狂。

逆感:蒋介石在激励部队时,用日军的勇猛来激将鼓励将士奋勇拼杀。这种来自对手的夸奖,小日本叫做逆感。

有机会的话,要去腊勐看看...

(松山战场:战壕)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