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15
02

爸爸写于70年代的四首诗

小时候我睡的床是那种带床榻的老式大床,三面有床栏,最长的床栏上有一副油漆彩绘,画的是长幅泰山山水,层峦叠嶂,山清水秀,云雾缭绕。画上题了一首诗,我记得落款是剑锋,估计这是父亲的笔名了,所以我的名字被唤作叶剑峰就不足为奇了。


后来老家的房子卖了,房间里的床、五斗柜、缝纫机、书桌台、衣柜也随了新主人。每当想起此事,心存遗憾。我真应该把这床运到我的家里来,如此,岁月方能流转。


床栏上题的是什么诗呢?


2015年2月4日,我在收拾父亲的抽屉时,发现一本年纪比我还大的“野外工作紀錄簿”,里面记有父亲在数十年中的点点滴滴,虽断断续续,但依然像看跳格的旧影片一样,让我慢慢走进父亲的内心世界。


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多少都受毛主席诗词的影响,我记得父亲当年还有一本手抄本,抄了不少主席诗词,这次未能觅得。


先来看父亲的第一首诗:


觀泰山畫景有感-寫於1976.10.26


峰巒高聳入雲霄

白雲繞腰化為橋

百丈飛瀑白煙滾

蜿蜒渠流映彩虹

陶令不知何處去

桃花源裡可耕田


诗的最后两句,直接引用了毛主席的七律-登庐山。父亲当年还用樟木做了一个泰山的灯座,颇为精致,我带到了大学校园,不过遗憾的是毕业时分,匆匆那年,我未能带此灯座离开,希望它后面的主人能爱护它。


再來看父亲的第二首诗:

無題-寫於1972.12.26


雨後複斜陽

江山格外蒼

喜慶今日勝

明朝更輝煌


诗的前两句,直接改自毛主席的菩萨蛮-大柏地:雨後複斜陽,江山陣陣蒼。我不知道父親在1972年的年底有什麼高興事,總之父寫了這首詩,也許是向當年的領袖致敬吧。


翻过几页,已到了1976年2月1日,这一年的1月8日周总理逝世。我记得小时候,家里一直挂着一张丝绸制的周恩来照片,如今这照片已被我收进办公室了。


繼續看父亲的第三首诗:

聞周總理逝世有感-寫於1976.2.1


灑盡熱血為人民

共產主義獻終身

骨灰灑遍山河水

孕育綠林萬年青


再翻过一页,时光已经跨过了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粉碎的那一天。我相信,当年的父亲一定和所有的中国普通百姓一样,欣喜若狂,同时对未来又充满了期冀。


這就是父亲的第四首诗:

無題-寫於1976.10.22


曇花一時顯江邊

洪姚橋下浪衝天

妖術一時雖可懼

何敵大聖一拔毛


那個年代都時興把江洪姚橋四字藏在詩中,父亲也尝试了一回。


这就是我的父亲,有才情,有责任,爱家也爱国,放在70年代,也是一個文青。





儿葉鐘劍,字劍峰 摘录整理于2015年2月5日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