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16
05

送別的詩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哪堪,冷落清秋節!詩詞中關於送別的經典之作層出不窮,然各有風味。以唐朝五、七言古近體詩為例:

小學語文課本中收錄的“過故人莊”(非嚴格意義的離別詩),出自盛唐山水田園詩人代表,以布衣終老的孟浩然: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拜訪故人,把酒論耕作之事,甚為愜意,然再會可期,在酒桌上就把再聚的日子定了,就九月九吧,到那時咱再飲菊花酒賞菊如何?


比孟浩然小12歲的李白,一日在武漢送孟襄陽去揚州,寫下這首“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有一種送別,不是跟著車哭喊奔跑那麼激烈,而是原地佇立望著故人離去的背影,直至舟船消失在天際線,再也看不見了,心依然在傷離別。以黃鶴樓之巍峨,長江之浩渺,李白兀自站在高臺已有半個時辰了吧。


與孟浩然齊名的另一位盛唐山水田園詩人王維,一日也登臨高台,送的是好友老黎,留下這首“臨高臺送黎拾遺”:


相送臨高臺,

川原杳何極。

日暮飛鳥還,

行人去不息。


臨別時無臨別之言,王維環顧四周,但見倦鳥歸巢,而行人卻不停地遠去,寫的是景,道的卻是不捨的臨別之言。


王維喝酒之後,卻不是這個狀態。那天咸陽剛下了場晨雨,王維送好友元老二去新疆,留下這首經典絕句-“送元二使安西”,也被收錄在小學課本: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捨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勸酒辭說得再好,皆弗如“西出陽關無故人”,安西離咸陽數千公里,這一別恐怕今生難再見,朋友,再喝一杯吧。


離別,有勸酒的,有鼓勵的,有意猶未盡的,有緘默不語的...... , 有機會話別的,終歸是幸福的。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