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2008
10

转事实一篇,暂命名为“MLGB,用屠杀来促民族融合”

 满学会会长阎崇年教授,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讲座中设问:“为什么60万人的满族(军队)能够征服1万万人的汉族(平民)?”阎崇年自己的答案,归结为6个字:“天合、地合、人合”,(套用天时地利人和)。他宣称: 
“在人合方面,其中之一是少杀人”。 



好一个含含糊糊巧言令色的“少杀人”! 

实际上矢口否认“满清入关后实行大屠杀”,而把清军宣扬为“人合”的“仁义之师”。 

满清入关,是引狼入室,屠 戮生灵,严重破坏社会经济文化发展,造成中华文明的大倒退。这历史的铁证,岂容信口雌黄? 

历史档案中清军的大屠杀记录 
据确切的史料记载:清军在入关前,曾屠 戮100多万辽东汉人。 

入关后,在华北(山东、山西一带)的大屠杀记录: 

攻陷山东济南时,屠杀了当地13万汉人,掠走全部妇女。 

在山西大同,清军将大同全城彻底***,只剩下5个在押的重案犯。满清派来的大同知府上书顺治皇帝,称既然没有了苦主,就可以释放这5个人了。这份奏折,至今保存在第一历史档案馆! 

在四川的大屠杀记录: 

清军于1647年在四川公开发布告示称:“全城尽屠,或屠男而留女。” 

四川地区被害者达300万,到康熙时期全川仅剩人口8万余人。根据史料记载统计,张献忠在川两年期间造成的死亡人数约14万人。而在张献忠死后近二十年里,清军对四川的屠杀一直未停止过。 

在广东的大屠杀记录: 

关于1650年广州大屠杀,当时亲历见证人、意大利传教士马丁诺.马蒂尼(1614—1661,中文名卫匡国)这样描述: 

“大屠杀从11月24日一直进行到12月5日。他们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残酷地杀死,他们不说别的,只说:杀!杀死这些反叛的蛮子!” 

当时荷兰联合省东印度公司使臣约翰纽霍夫 (John Nieuhoff ) 在《在出使中国鞑靼大汗皇帝**》一书中记述:“鞑靼全军入城之后,全城顿时是一片凄惨景象,每个士兵开始破坏,抢走—切可以到手的东西;妇女、儿童和老人哭声震天;从11月26日到12月15日,各处街道所听到的,全是拷打、杀 戮反叛蛮子的声音;全城到处是哀号、屠杀、劫掠!” 

《广州市志》记载:“清顺治七年(1650),清军攻广州,死难70万人。在东郊乌龙冈,真修和尚雇人收拾尸骸,‘聚而殓之,埋其余烬’,合葬立碑。”西方人魏斐德写道:“尸体在东门外焚烧了好几天。……直到19世纪,仍可看见一座积结成块的骨灰堆。” 

篇幅所限,本文难以一一列举。总而言之,满清为了强化统治,野蛮推行“剃发令”、“留人法”,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杀尽了中华民族的尊严。 



清军在各地留下了血腥的屠城记录,甚至实行过种族灭绝,发生大规模屠城和大屠杀的省份先后有辽宁、山东、山西、河南、江苏、安徽、江西、湖南、广东、四川、福建、新疆。 

其残酷程度不亚于蒙元。 

清军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从努尔哈赤屠杀辽东汉人到康熙平定三藩,历时将近一个世纪。 

请看英国使节马戛尔尼等人的记录: 



“满清初期,他们表现得非常凶残。建国后的最初几年,整批整批的百姓遭到屠杀。强迫留辫子引起了骚乱,结果都被镇压在血泊之中。都是老爷的种族坐稳了江山,对奴隶的民族实行统治……” 

关于《扬州十日记》的真伪问题 
“扬州十日屠”“嘉定三屠”“江阴屠城”是著名的满清大屠杀记载,是当事人的亲历实录。但是,近年来有人怀疑“扬州十日记”是伪造的。网上流传一篇文章:《〈扬州十日记〉证讹》。此帖2003年10月首发于吉祥满族网,作者署名“佚名”,此后便有一些论坛转载。该文从扬州并未形成南明和满清两军的主战场、对扬州府城人口密度的估算、清军可能投入扬州战役的兵力分析,力证扬州十日屠城的“不可能”,并列举:清军在入关之初的纪律状况不允许屠城;3万清军在五六天内不可能手刃80万余人;屠城的善后事宜无法进行。还找出《扬州十日记》一文自身的矛盾:王秀楚不仅能听懂满语,并且能和“满兵”相问答;当时称“朝鲜”,不称高丽等等,认为《扬州十日记》“在以讹传讹,必将给历史学研究工作带来很大干扰,在人们认识上造成混乱,所以证讹工作十分必要,应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 
据查《〈扬州十日记〉证讹》的全部论据,摘自历史学家张德芳《〈扬州十日记〉辨误》一文(载《中华文史论丛》第五辑),张文根据当时扬州附近各个乡村的报告,这个地区人口总数是78960户,或者说大约50万人。他估算说,在各种情况下,清军攻城时挤进这个城市的人数应为20万—30万人。(摘自《〈扬州十日记〉辨误》,第368—370页)从史学角度对《扬州十日记》中的记述进行辨误,认为当时清军屠杀80万人的数字有夸大之嫌。但是,并没有、也不可能否认“扬州十日屠”的历史事实。而佚名则是以“证讹”的名义为扬州十屠辩护,说《扬州十日记》完全是假的,是“伪书”而一笔抹杀。 



实际上,有足够的史料证实“扬州十日屠”的真实性。 

《扬州城守纪略》:“初,高杰兵之至扬也,士民皆迁湖潴以避之;多为贼所害,有举室沦丧者。及北警戒严,郊外人谓城可恃,皆相扶携入城;不得入者,稽首长号,哀声震地。公辄令开城纳之。至是城破,豫王下令屠之,凡七日乃止。”“亟收公(史可法)遗骸,而天暑众尸皆蒸变,不能辨识。” 

  《明季南略》:“廿五日丁丑,可法开门出战,清兵破城入,屠杀甚惨。” (雍正《扬州府志》卷34) 

意大利传教士马丁诺.马蒂尼(1614—1661,中文名卫匡国,字济泰)所著《鞑靼战纪》记录了他在中国的见闻: 

“他们的攻势如闪电一样,用不了多久就占领它,除非那是一座武装防卫的城市。这些地方中有一座城市英勇地抗拒了鞑靼的反复进 攻,那就是扬州城。一个鞑靼王子死于这座城下。一个叫史阁部(史可法)的忠诚的内阁大臣守卫扬州,它虽然有强大的守卫部队,最后还是失败了,全城遭到了洗劫,百姓和士兵被杀。鞑靼人怕大量的死尸污染空气造成瘟疫,便把尸体堆在房上,城市烧成灰烬,使这里全部变成废墟。” 

《鞑靼战纪》的作者卫匡国,在清军入关后,他正流寓江南一带。《鞑靼战纪》一书于1654年在荷兰、德国、比利时和意大利出版,可能是最早向欧洲揭露“扬州十日屠”惨剧的。 

何必为屠 戮羊群的恶狼狡辩? 
实事求是地发掘历史真相—— 



这入关的60万满清军队,是野蛮贪婪、凶残嗜血的狼群;那被害的关内平民百姓,是懦弱可欺、难逃屠宰的羊群。 



60万野蛮凶狠的狼群,惨无人道地屠 戮了几百万、上千万的羊群,事后却还要狡辩:“天合、地合、人合”,说什么: 



“狼群并没有屠杀羊群!”——“少杀人!” 

 

« 上一篇下一篇 »

评论列表:

1.KHUI  2008-11-18 18:15:50 回复该留言
这肯定是真的!还需质疑吗?满族人的入关让中国出现大倒退,建议哥们去看下明朝那些儿,就能明白很多东西。
2.blaine  2008-12-01 16:06:05 回复该留言
看过。所以愤慨。
3.好来小一  2009-04-26 0:32:4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