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07
11

由南明痛史想到林觉民与妻书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 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这是林觉民写给妻子意映的绝笔信,高中课文念过。

南明痛史作者赫连勃勃大王,在文章前言部分,谈到游史可法纪念馆的感慨。凭吊史可法,被收了20元门票,兼看到穿对襟唐装实为满服的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女在扬州乱弹。

只要有机会出游,我都尽量会去古迹看看,一般人觉得无趣的纪念馆我反而兴趣尤佳。在福州工作两年,去过林则徐故居,当然也一定会去林觉民故居。记得04年路过的时候,还看到林觉民故居需要收门票,05年的时候,政府总算干了件像样的事,免费开放。

林觉民,字意洞,福建省闽侯县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24岁的时候英勇就义。凶手都是同一个,就是杀史可法的满庭。

在林觉民故居,我又重读了与妻书,对林觉民的敬佩之情更甚。开篇的一段文字,大家很熟悉,当初童安格有首诀别,写的就是这段事,歌曲结尾更有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的忧伤独白。


读到后段追忆与妻子卿卿我我的那段,那种即将生死离别的痛楚呼之欲出。这段是这样的: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



读到不幸而生今日中国那段,那种舍小家顾大家的豪迈气概,让人扼腕长叹之余更增无限敬意。这段是这样的: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

我们生在当时之中国有何表现?

那是05年的下午,自然没有疏梅筛月影,我还是在那厅房一小室停留了很久。思绪就兀自飘到了辛亥元年......

好了。

说起收门票的事,我想起,林觉民的雕像据说因房地产开发被拆除,然后丢弃于一公厕,饱受溲溺之侮辱,如不是福州街坊用身躯保护,此故居早已化成灰烬,或变成一人造喷泉的市政工程。

这干的是什么事!

« 上一篇下一篇 »

评论列表:

1.将来  2008-01-17 9:42:40 回复该留言
作者好样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